“中国打银之乡”的金匾我们要铸起来
【发布日期:2013-05-06 17:01:56】 【点击量: 【来源:
      】 【字体显示:

    迈入第八个年头的中国(莆田)海峡工艺品博览会奇珍斗艳,在展厅一角,畲族银雕作品“千锤百炼金嘴壶”让许多参观者惊鸿一瞥。不过,林仕元对旗下团队的这件新作只有寥寥数语。作为宁德市唯一一位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林仕元早已不满足于某一件作品的获奖,他把梦想成真的时间表放在五年后:“希望在闽东建立一整条银器产业链,把‘中国打银之乡’的称号拿回来!”

    五代耕耘畲族银器

   林仕元并不是畲族人,但算上儿子,“珍华堂”在福安已是第五代服务于畲族同胞。与畲族银雕技艺结缘超过40年,让林仕元在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融入畲族,也让他对畲族文化非常了解。

   畲族只有语言没有文字。林仕元说,除了口口相传外,在银器上雕刻符号,以此记录本民族的生活内容,是畲族人最主要的文化传承方式之一。在他看来,畲族银器是中国传统银雕工艺与畲族文化相融合的典型表达,提起畲族文化,就不能不提银器雕刻。

   林仕元创作于2012年的作品、被中国工艺美术馆收藏的银雕“鱼跃吹笛”(右图)和“龙飞凤翔酒具”,就带着鲜明的畲族和闽东印记。他介绍说,宁德每逢端午节,出嫁的女儿们要送两条鱼回娘家,这便是“鱼跃吹笛”灵感的由来。而银质酒具是畲族常见的生活器皿,凤凰又是畲族的图腾,因此,“酒壶是凤为流、龙为柄,龙凤呈祥,寓意美好。”林仕元说。

   既有对传统文化的张扬,又有工艺和设计上的创新,林仕元的银雕事业近年来加速突破,作品折桂多项国家级评选、入选世博会,他的名字和“珍华堂”一起,成为闽东民间工艺的响亮名片。

  非遗传承初见成效

   与“国大师”并驾齐驱的担子,是“国家级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畲族银雕技艺传承,目前看来取得了初步成效”,林仕元对这项5年前开始的工作充满自信,“我们与福安市的合作办学已经达到目的。”

   2006年,林仕元还是省级非遗传承人和省大师的时候,就已在为传承的事着急。他不仅说服在深圳从事IT业的儿子回乡继承家业,还与福安市委、市政府合作,从2008年起在福安市职业中专开办银雕班。他挂职客座教授,专门招收培养畲族困难学生,费用则由政府解决。如今,银雕班已招收五届学子,范围也不再局限于畲族青年,福安市特殊学校也开设了相关课程。林仕元说,职专2008级学生已经走上就业岗位,2009级学生再过两月也将“出师”。

   “不光是闽东的银器雕刻,我省的工艺美术事实上还是缺乏真正有文化的从业者。”林仕元快人快语。他认为,工艺美术产业需要高素质人才。“我们现在的团队文化程度低,发展就受到限制。既然要培养年轻一代传承技艺,就要让其具备高水平的文化知识,以后他们才能创造出好作品。”

  产业发展还需带动

   林仕元坦承,目前的人才培养模式还不够满足产业提升的需要。他想到的一个办法是企业的带动效应。

   “珍华堂”承办的首届宁德市银雕技能大赛就要在5月8日举行。之前,他的“三月三”银器现场展取得了不错的反响。在人流密集的商场,林仕元拉来畲族绘画展、畲歌对唱、畲语演讲等配套活动,让人们近距离与“非遗”接触。

   去年,林仕元获邀赴贵州担任评委,目睹当地为工艺美术发展所做的努力。他感慨,别人都这么积极,我们为什么不做?“比赛最重要的不是名次。我希望能带动宁德剪纸、根雕、绘画、民族服饰等工艺品相关行业。”他鼓励学生们参赛,既是让他们感受这个行业的积极状态,也希望从中选拔出好苗子加以扶持。

   政策的带动效应更毋庸置疑。作为省人大代表,林仕元(上图)在今年的省两会上建议政府设立文化产业保护专项资金抢救濒临失传的工艺美术品种;出台配套政策和扶持资金,引进省外名家大师到福建培养人才,带动文化产业发展。

   艺博会面对记者,他补充说,其实本土领头羊也希望相关部门能给予政策倾斜。“这关乎导向,本土的高端人才也应真正受到重视。”他说,“畲族银器已经有了国家级文化产业基地,‘中国打银之乡’这个金匾,我们有信心将它铸就!”(杨李超)

相关文档